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6-12-12


梁振英不參選連任,是否曾俊華就是晉身特首較佳人選呢?答案是「未必」,也順便回應有些朋友以為我是涼粉打手向財爺開炮,我正是本着事實和對香港財政體系的認識,讓大家看看什麼是庸才。


香港過去50來年的政府體制,財政司司長其重要性是中外世界很多城市所沒有的。因此一個很有才華又能幹的財爺,和一個只是掌櫃照本宣科,對全社會發展所能夠起的作用真有很大差別。賽馬吧,一流騎師可把搖珠馬跑成馬王,三流騎師只能把馬王跑落五班。


戰後香港開創性的財政司首推郭伯偉,為香港建立健全財政制度的是夏鼎基,很有才華及個人風格是彭勵治;回歸之後,梁錦松曾蔭權都不過不失,唐英年是等坐特首的很一般了,到曾俊華是每下愈況。其實雙曾都跟著一流師傅,無關乎個人的學養見識,卻在於個人是否願意有所作為, 領導團隊的臭味相投也互相影響,大師傅的珠玉在前很有一套,只是他們沒有充分用好。


夏鼎基為香港建立現代財政制度體系,幾個重要核心的確是金科玉律。首要是自由經濟,堅守市場的不斷發現程序discovery procedure,我不打算在這裏去談論海耶克哲學理念。到了80年代,夏鼎基一方面貫徹海耶克的整套理念架構,以不斷健全發展香港金融和市場的法治基建,由原來放任自由改變為積極不干預,也就是強化政府的角色。政府要強化職能是離不開錢的,後來者已很多錢而無所作為就太過庸才了。其次是把政府總開支限定於佔本地生產總值18%到22%之間。再有是低簡稅制,財政儲備的積累能夠應付整個政府的一年開銷已經十分充足。


在世界的財政經驗,富裕地區過份高積累是不必要的。早期年代中國政府的過高積累,是大量用於國防和基本建設,水利道路發電廠和重工業等等。這是早期發展經濟和計劃經濟之道,先藏富於政府而不是藏富於民,倒是強國的根本。但香港沒有常年赤字,收入穩定經濟良好,高到離譜的不斷積累,就只是反影掌管財政的人自信心極度不足。你都富到漏油的程度,還不去利用資本謀求更大開拓,而這正需要具備向前發展的經濟戰略思維,卻只是打理衙門前的兩畝三分地,都夠出色就有目共睹了。財爺職位公開招標,都可望比曾俊華要強得多。


是的,當曾俊華把財政儲備積累足夠政府兩年躺著吃喝,但現實上全世界狂印銀紙就等於讓銀紙不斷加快貶值。有如茶樓掌櫃就只知道慣性每天到銀行入錢,豈止足夠令大家尷尬,卻不斷借助瑞士洛桑吹噓香港的經濟自由度全球第一,報紙也是樂於在版面上唾手可得,實際不斷吃著老本又賣面光,這會有些什麼作用呢?


過去十年香港年均經濟增長 3.4%,同期之內新加坡年均增長大約比香港高出接近一倍。實際上的香港發展比星洲慢了5至8年,問題出在哪裏?


由2000年開始計算,01年星洲經濟負增長2%,是獨立以來最嚴重的衰退。星洲政府全力推動經濟轉型,除了傳統上的電子,石油化工,金融,航運等等做好之外,同時加大向知識經濟推進,集中發展生物醫藥,交通設備,精密機械等等所有新興和高知識的工業產業。結果不到十年之內,新加坡已經成為東南亞其中最大的修造船廠基地,全球第三大煉油中心,在亞洲有數的生物醫藥產業基地之一;其中的一年對外貿易放緩,生物醫藥為當地生產總值提供很可觀的增長貢獻,近年星洲的製造業和建築業等等,佔本地生產總值四分之一,聖淘沙島的旅遊娛樂博彩事業更是亮麗可人。


這其實都是香港可以全部做到的,未必會做得更好,也就做到七成八成吧,那麼香港過去十年的經濟增長怎麼說都會有5%以上。能夠有這增長的話,又落到一個很有才華又有能力的財爺手上,大家可以想像是什麼概念?到了現時可以增加改建或新建的護老院 50間以上,在大學報讀應用性強的理工科學生直線上升,年青一代絕對不會擔心沒有適當職位,起建公屋可以提前上馬,現在更加具備條件配合推動國家一帶一路。其實香港除了律師團隊很發達,基本是缺乏一帶一路的方方面面人才的,政府可以投入更多配合大學去做呀。尤其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在十年前已經不應限於股票交易為主,優債券市場,商品期貨市場,貴金屬交易 ,多元職能的資產管理,都會是一個 能幹的財政司司長工作目標。


但這些年來我們在忙些什麼呢?香港的財政能力只會比星洲更好不會更差,香港的位置只會更加優於星洲,香港的人口和土地都要比星洲高出約五分之一。


是的,曾俊華好運也不好運。好運在於跟隨曾蔭權的慣性,官運亨通。所以橫洲事件,梁振英和曾俊華連一個較重要的會議也沒有開得成。不好運是的確沒有一番表現,這要怪誰?可憐的香港自己。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