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7年01月20

2016-12-16


美國加息四分一厘,為特朗普的皇帝徵候群分擔了全球注意力。聯邦儲備局展望明年可能要加三次息口,這顯然並不作準,這次利率上升周期,卻是08年金融海嘯以來可加確認的訊號,但卻大有別於過去多次加息周期的世界基本經濟表現,大家會注意人民幣和中港經濟會受多大影響。


將加息與特朗普徵候羣連到一起來談,這正與1981年列根上台,出現美式強人政治經濟很相似,加息周期對強人氣候推波助瀾。


特朗普徵候群大家看到了:在民主社會現身皇帝身段,在列根時是美國走向更強但現在逐步衰落,美國最大利益由他說了算,老闆思維的隨意性強,表演慾強到冇譜,嘴巴聲浪超大,自以為是到信心爆棚,把家族企業的習性運用到國家大系統管理。


聯儲局主席耶倫在體制職能的獨立,可以不聽特朗普指示,但是上述皇帝徵候群對聯儲局貨幣政策的困惑,將會不少於美國佬對南海說三道四。


市場對今次加息也多提到通脹問題。其實嚴格來說,現時美國並無通脹壓力。是的,傳統智慧美國出現全民就業,通脹壓力肯定來了,因為通脹的核心就是貨幣的增加發行,幾乎全民就業之下,工資就會上升,物資和服務費用就加價了。但目前美國的消費物價指數還低於2%,在美國買的生活用品都是中國出產的,比香港還要便宜。雖然冬天大雪, 石油價格50美元上下一桶仍然是歷史上的低水平,公司整體的工資增長水平不比過去,很多家庭的入息並沒有怎樣增加。有數字統計,現時在美國的中產家庭比08年時下降了的。現在之所以要加息,是預期明年通脹上升,防患於未然,多於現在要遏止通脹。這就是儲備局必須做的一樣工作,及早提防未來的通脹,以減低金融經濟風險。


但縱觀所有現象, 特朗普面對的美國經濟情況要比列根上台時好,但也潛在未來比08年更嚴重的金融危機。目前並無世界性的通脹問題,儘管勉為其難有個美息上升周期,未來一年的利率仍然處於低水平。即是說一個低息時期,還會持續至明年底甚至更長。很明顯,銀紙放貸的低息成本,是因為全球發行的鈔票前所未有氾濫;其次由於繼續全球產能過剩,實體產業再投資的需求增長持續疲弱,當銀行都經營困難,大家就會知道生意相當難做。真是生意淡薄,不如賭博, 歐洲大陸多個國家年青人望天打卦,香港人真是有福。


美式強人政治經濟,現時對特朗普的確形勢大好,是美國的經濟表現相對上一支獨秀。特朗普不斷拿中國說事,卻又是虛火上升,花招夠多了就看著辦吧。


今年已經開始的強勢美元,不僅是歐洲整體危機加深,英國脫歐加劇避險貨幣流向美元。今年首次的美國加息其實並不必要,現在完成第二次加息,形成熱錢流入美元資產是明年的主流。但通脹只是口講多於現實,而低息期揮之不去,將會極為有利於特朗普新政策對企業減稅和基建投資,造就一個良好的經濟就業環境。


所以特朗普在經濟上表現躊躇滿志,對tpp他是堅決不要,企圖以逐個對談來改善未來的美國貿易赤字,但貿易戰的提法肯定是假命題,因為已經缺乏可操作性。 這正是特朗普徵候群的短板。


在基本經濟來說,加息周期確認美國的穩定復甦,肯定有利於中國和香港對美國的貿易出口,到現時美國仍然是中國出口的第二大市場,人民幣  2014 年以來已貶值了12%,貿易障礙的不明確因素是增加了。但中國手上的牌卻比過去多,通用汽車被國家發改委拿來說事就是引發的現象。


強勢的美元,必定令到人民幣繼續受壓。人民銀行寄望在目前情況之下出現一均衡匯率,並不擔心人民幣再有3%的貶值。在策略上,藉此用於抗衡未來特朗普要人民幣升值的大嘴巴,這手法在朱鎔基時代使用過的,人行行長周小川是朱老闆大弟子,加上人民幣要走出去的趨勢,即是說貶值未完。但人民幣的國際化,是中國經濟層面最大利益所在,未來一年港元兌人民幣兌計算,筆者仍然傾向浮沉於88至92之間。


香港經濟受中國和外圍的影響很大,中國的明年增長可望有百分六以上,但遊客來港會停留於今年水平,對美國的出口轉口會繼續增長,香港息口必會跟隨美國上升,而低息期直至明年底都不會改變。特朗普徵候群會繼續發酵,就讓他繼續表演好了。


中國的對策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南海繼續和平,地球繼續轉動,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