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6-12-31


貿易戰的荒謬騙不過數字。當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出口一直上揚,由2000年160億美元(下同)一直增至2015年1160億美元。儘管上年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達至5000億,但中國出口貨品所賺佔相當部分是代工費,我們很大部分是辛苦錢所賺得美國人的零頭,約莫估計中國實際對美貿易盈餘在四千億之譜。美國人都肥到漏油了,尤其在服務貿易金融等等的優勢,特朗普居然還要高喊對中國徵收45%關稅,這人不長智慧,大嘴巴到離晒譜。貿易經濟是研判2017年的關鍵。


中美會打貿易戰嗎?無論從姿態到實際,中方是很被動的。特朗普的花招夠多在向世界證明他每天都存在,一時要藉蔡英文的祝賀去踩及中國的紅線,暗盤叫價,企圖以貿易來對沖中國的一個中國原則,接著委任臭名昭著對中國惡言惡語的加州大學經濟學家納瓦羅出任全國貿易委員會主席,他出書就說到中國賺美金趕製戰機大砲。如此這般的團隊指手畫腳,對今天的中國又會嚇得了誰?


貿易戰絕對是全球化的反動,最致命的破壞:是讓國家大政去跟隨個人性格張狂的隨意性,去破壞30年來運作很好的世界經貿秩序,欠缺可操作性是必然的,因為超霸獨大其瘋癲惡到核武器上到現在都嚇不死人。難怪全美國超過九成的經濟學家,都認為所謂的特朗普經濟學根本就是混蛋,連一個對中國從無好感的克魯明(經濟學家及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也不對貿易戰幫得上口。


兩位美國政界領袖都說得很對。奧巴馬對初哥特朗普強調,請他要考慮清楚後果尤其當要打破一個中國的政策問題。基辛格語重心長說出外交的政策要目標有著明確性,重提他的基辛格共識,其中一大核心就是來自自由貿易,從這些價值去達致共贏。就是中國人的禮之道和為貴。


基老在他的世界秩序開卷就寫到一段經歷:在1961年他作為年輕學者在堪薩斯城講學之後,去拜訪杜魯門問他當總統時那事令他最為驕傲?杜魯門說我們徹底打垮了我們的敵人日本和德國,隨後又將他們拉回到國際大家庭中。基辛格對此寫著:杜魯門總統深知美國擁有巨大的實力,但最令他感到驕傲的是這一實力所包括的人道和民主價值,他更希望後人銘記他是因為美國與敵人實現了和解,而不是戰勝了敵人。基辛格叫大家給予特朗普一些時間。當然在今天美國的所謂人道和民主價值其實已完全變質,列寧有本書叫做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在今天並沒有過時,大家看看有誰敢高叫打貿易戰就一清二楚。


我們從美國的利益再認清楚所謂特朗普的症候群:想開餐要揾銀,警察差費要加,癲癲得得,一時一樣,十足猴子戲走江湖的。但什麼是美國的利益及其利益最大化呢?很多國家從來沒有叫你美國佬的航母過來的,你無非叫人幫你養軍隊吧。顯然美國利益最簡單的說法,也就是在特朗普年代沒有免費車搭,要增加車資,會表現對各國的貿易關係上面 ; 強美元是理所當然了,管理好美國內部事務是他第一要義,那就是讓鐵鏽地帶的製造業復甦多設廠,問題只是會否達到貿易戰的程度?答案是否定的。當要掀起貿易戰是大國之間都向對方提懲罰性關稅。可行嗎?


在特朗普當選之前的九月,美國一流智庫彼得森經濟研究所發表一份貿易戰可能性的報告,受到兩大政黨 的重視。這是說明政治精英都有個理性取向。貿易戰發生的話,在2017年還馬虎拉扯胡混過去,到2018大衰退,2019大蕭條,整體的經濟衰退情況會是世界性的 ; 將會導致美國480萬員工失業,雙位數的失業率;到時中國只有向歐洲買空中巴士,波音再好都要大裁員十七萬。


同樣有imf的數據顯示,美國加上中國的gdp總額佔全球經濟比率高達四成,前者約近四分一,後者佔15%,歐洲是苟延殘喘的局面,那麼餘下的日本釀東條英機之流殭屍復活多做一些軍火,韓國和其他國家能夠好到哪?換言之在一兩年後的整個世界大餅,一打貿易戰,大家就只能從一個生日花款大蛋糕變為吃個滿口渣的江蘇餅,這會是什麼境地呢?


是的,貿易戰是一個假設,你要開打了就只能奉陪,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大約降至3000億或者更低,美國整個商業貿易銷售的產業鏈受到很大衝擊,對當地內部經濟帶來的負面打擊是很廣泛的。中國採取相應報復措施,美國對中國的出口會減少一半到 500億,美國對中國的服務貿易會嚴重萎縮。可樂咖啡你們美國人留著自己喝吧,華為已經那麼好了用iphone幹嗎?中國內部失業急升,經濟受到很大壓力和挑戰,緊接著也必定衰退。但中國的農村人口形超過一半以上,同時在廣大 地域空間有內部生產消費的迴旋餘地,還是能夠挺過去的。在這個課題上面中國是比較被動的,也應有充分的準備,只有同仇敵愾捱過去。


在全球空前虛弱的金融經濟局面,一旦貿易戰爆發,全球金融將會出現比08和09年更加嚴重的崩潰危機。美國享受長期的極低通脹,是受惠於中國無限供應廉價貨品。在美國買所有的中國貨幾乎都比香港 價廉物美,貿易戰要封殺中國貨的去路,美國通脹必定急升,導致聯儲局勇於加息,到2018年要結束世界性的低息週期。利率上升令美元資產更為強勢,歐洲經濟更加雪上加霜,中國也會失去近年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的最強職能表現。


增加車費,徵收一些關稅,隔三差五掀起對企業作出反傾銷訴訟,已經成為特朗普年代的必有選項,肯定對中美貿易帶來不明確因素,就是歐洲國家也不能避免。德國對美國貌合神離,已經多有怨言,都會使得中國和歐洲的經貿科技合作更加緊密。特別是特朗普的反全球化,經濟上的民粹主義,加深衝擊著歐盟體系,促使歐洲大國加緊對中國經濟的抱團取暖。


特朗普不會是世界經濟的吉星。 他會否成為災星?還屬未知之數,其實連他自己還未知道要怎麼辦 ? 不斷的虛擬、誇大、碎片化,自我感覺良好並擴大自以為是的傾向性,這些本來就是新媒體時代所有特徵,想不到這個老頭也很到家。這個特朗普一旦搞不好,美國的衰落必由此起。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