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7-01-17


從沒見過一位美國候任總統這麼亂坑,每天都要拿中國說事,由匯率操控國至數不出的話題。用特別冇譜來形容特朗普仍未貼切,這是粵語殘片才有的:拜神婆拉七雜八罵白燕。誰叫你中國長得高富帥,儘管國內現在很多經濟困惑苦處難以為外人道,今年中國很被動還是要迎戰的,當中主戰場在金融,焦點還是在人民幣。


特朗普未上任已經頻指中國是匯率操控國家,目的只有一條是整色整水的貿易戰。當匯率操控成為事實,美國便要向對方國家徵收懲罰性關稅,藉此來說明操控國家用操控的超低匯率去補貼出口貿易,即是他所認為的不公平貿易手法,賺了多年美國的錢。


但匯率操控國的指控,要在美國國會有個提案然後很複雜的辯論, 再要被通過成為法案。在以往是出現過的,好像是在克林頓政府時期,卻沒有成功。


這樣看吧,中國在世界貿易的崛起,要從2000年加入世貿組織開始計算,當年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為1000億美元,人民幣的匯率比現在約莫低20%。普林斯頓鄒至莊教授在中總的內部報告我也聽了,當年 指出會單向升值,果然人民幣就這樣走了。直至2015年的數字,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高達5000億美元,去年還是有些增長的。當然中國所賺有相當部分代工費用,對美國的貿易盈餘 4000億上下是錯不了的。


我們不要高估這個特朗普的智慧,就人民幣匯率的課題上面,他果然是沒有水平的。因為單就匯率貨幣的操控這種說法,依著特朗普的思路,人民幣就是要升值了。這卻是違反目前市場表現的,中國也巴不得人民幣止跌回升呀。你特朗普使勁出口術可以達到效果,我多謝你,就是不要拉到貿易。因為這種情況之下,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是跌不下去的,你無非是要打程度上的貿易保護主義,歷史上這些暴發戶從沒少見,中國只有應戰,但不關係到人民幣。


為什麼美國在今年必然會盯緊人民幣?構成中美今年的主戰場也在金融環節。這必然要聯繫到人民幣的國際化來看的。因為美元霸權是美國的核心價值,美元資產的超霸地位,一直管控著世界的經濟金融貿易秩序,當人民幣逐漸走向國際化,並不足以威脅或挑戰美元地位,卻意味著世界多極秩序的加快步伐出現,導致美元霸權走向下坡路。這也是美國將來走向衰落的關鍵,特別是美國的軍事霸權地位,就是由強大的美元債劵資產來支撐的。


這也很好解釋,特朗普對英國泰晤士報很失態失言唱衰歐盟,無非寄望歐羅以失敗告終,令到美元更加孤峰獨傲,甚至不惜沒有政治道德底線地唱衰北約。


在經濟民粹主義之下,白種人利益至上纏身回魂,美國並不希望見到人民幣成功國際化的。將來人民幣一旦國際化之後,以目前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位的貿易大國,人民幣在世界的流通佔有比率,大約可以達到15%,而且會隨著國勢而上升。十年前我在北京同一位中央智囊談到這個問題,當時是展望人民幣國際化的流通佔有率會為9%。但這些年來中國在世界的貿易地位比當年擴大了兩倍有多。


是的,人民幣國際化的前提必須是強勢貨幣。因為貨幣本身是由匯率穩定並且相對上的強勢,國際用家才會願意持有,更包括要成為各國央行儲備的資產部分。因此由2005年到2014年的十年間,人民幣升值了36%,同時期間由中國的貿易和製造業去不斷支持人民幣的信用能力和價值。任何貨幣匯率是離不開市場供求表現的,當人民幣由2014年至今天回調了12%,也就是從中國經濟的放緩,外匯儲備的下降約四分一,內地流出海外的人民幣成為趨勢,都反映到目前一個相對均衡的匯率。 


那麼在美國的戰略角度,人民幣國際化速度的快與慢及成與敗,必然是與人民幣表現的走向有著互動影響,當人民幣成為弱勢貨幣,國際化的速度必然放慢,反之貨幣的強勢便會加快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一帶一路和亞投行,明顯是有著這些種種作用的, 不僅僅是中國的貿易出口全球化,並包括在世界有經濟戰略價值的國家和地區擴大投資港口和基本建設,由大馬到中巴經濟走廊,澳洲達爾文港,非洲及南美洲等等。


人民幣在去年成功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之後,本身的國際化進程已成功走了一半,任何力量也不能阻擋人民幣在將來國際化的成功,原來的目標要在2020年實現,這是大有能力可以做到的。 


換言之,美國並不甘心美元霸權的地位被削弱。一方面是寄望人民幣要瘋狂地繼續貶值下去,這就持續打擊各國願意持有使用人民幣的信心,盡量拖遲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與此同時 ,通過不同程度的貿易保護,打擊中國的貿易出口,繼續拖弱拖散人民幣。


圍繞著人民幣的未來走勢,各種意見都有,但我認為有幾點是必須要認識清楚的。 


第一點筆者仍然堅持 在貿易大國之間的貨幣升升跌跌很平常,當人民幣在之前升值了36%,在兩三年間回調15%甚至20都是慣常可以承受的。


其二,在今年之內人民幣並未停止貶值,本欄早前提出過以對港元計算,年內會在88至92之間浮沉,至今未變。


其三,市場供求決定人民幣走向,人民幣的流出,仍然會比外商投資中國的資金到位增長的多,人民幣並未有回強的條件,但跌勢會放慢 。


其四,目前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成為心理關口,卻不應被視為守住匯率的長城。這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並不是保住人民幣匯率的唯一基礎 。


其五,要人民幣在目前匯價一步到位貶值20%的提法是不現實的,不可也不應接受的。因為1994年朱鎔基總理的一步貶值42%的做法,是人民幣第一次拼軌改革,而且當時人民幣比現時匯價約高兩成。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