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7-01-20


在七年前,筆者到江蘇連雲港這中國最東邊海濱城市考察,當時已開展由中國大陸搭通中亞直達歐洲的貨運火車班列。這就是很有名的中歐大陸橋通道,當時去到中歐的貨運行程大約要20天。最近已經開通了倫敦到浙江義烏的貨運鐵路班列,同樣經過中亞俄羅斯中歐直到英國,十五天行程就可以了。


偉大的中歐大陸橋,火車一響,黃金萬兩,很好地解釋了習近平在瑞士達沃斯經濟論壇廣受世界高度評價。那邊廂,返工了的特朗普會繼續惡形惡相,不開口指罵人鬧中國他就不能喘氣。相比之下,什麼貨色?


中歐大陸橋不是吹的,到現在歐洲已有15個城市,通過火車貨運直達中國。用兩點事實來支撐這條中歐大陸橋開拓無邊 : 第一條是中國穩居世界第一貿易大國,第二條是整個歐洲歐盟已經是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在中國與歐洲之間的貿易和製造業,互補性很強,貨運班列尤其是要經過中亞歐洲的東部中部南部,經濟都並不怎麼樣,由貿易互補也好,基本建設也罷,能源汽油買賣等等,中國的一帶一路大派用場,是沒有懸念的。


中國與歐洲經濟一體,在過去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歷史上的政治原因有個蘇聯,中亞洲五國和東歐國家都是蘇聯的附庸,而中國也沒有什麼貨品可以賣給人家,談什麼都沒有用。現在整個格局全面改觀。


其實中國與歐洲之間在15年前已經陸續打通經濟貿易科技經絡。2009年歐洲債務危機,中國也對部分國家希臘匈牙利等幫忙一把,卻原來在這之前的十年,歐洲是中國最大的科技輸入來源,尖端軍工就來自烏克蘭,德國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尤其要好。現在更加是抱團取暖的時候了。


習近平在達沃斯積極推動全球化和自由貿易,他是用經濟金融實力 配合具體行動,去點出這條人類世界的大流,浩浩蕩蕩,光明正大,完全是中華五千年文化的結晶 : 禮之道和為貴。 


人類世界在不斷的危與機之間翻滾 抉擇。當科學家都認為,科技是唯一可以拯救未來人類。前科大校長朱經武教授就是這樣對我說的。但現在我更有理由相信 : 全球化的自由貿易,配合互相尊重的禮的文化,才是人類社會的理想出路。


中華文化的精神核心,就是讓世界多種制度並存與發展,在彼此互動的過程,國際間維持著多元和多極秩序,讓經濟建設和貨品貿易,將世界的不同國家民族命運連結起來,一帶一路就是憑著已在成形的經濟建設基礎去逐一實現。這世界上,除了美國特朗普團隊和日本政府之外,都會對習近平的倡議支持讚賞。很遺憾在這無形之中,也在浮現著一個正與邪的兩相對立的格局。


是的,很多事情用常理可以看出端倪。當社會和世界上,一個最富有的國家或大財主,幾乎每天都充滿怨氣,惡形惡相,充滿暴戾要罵這個打那個,不顧老朋友的交情惡意 拆爛污,要唱衰老友的公司生意不惜踢散合作夥伴。已經富到漏油了,卻認定全天下都欠著他的。如果這會令到美國更加偉大,令到人們信服這就是世界的領導者,那麼過去的人類歷史文化就白讀了。我不好意思說有人讀的竟是紙尿片了。連朝鮮金正恩也不至於此,總經銷在特朗普。這個特帝無形中就說,你歐盟就等死吧,北約什麼的就等著擺攤去了。他是讓話語的事實,去間接證明俄羅斯是有干預美國的大選,報章的調查報道會研究他與普京什麼關係的材料在等待發酵。 


現今大有名堂的法國哲學家巴迪歐,在特朗普當選的晚上於加州洛杉磯大學有個演講,其中一個要點是白人至上主義已在回朝,特朗普是有著希特拉的一些影子的。 


很明顯在歷史上的兩次世界大戰,發起又戰敗的德國,就是很典型的強權主義和暴力崇拜。這些天來我重溫二戰前的世界史,尤其是歐洲,竟然發現和目前情況有著不少相似。大家也重溫一些。


特朗普是經濟的民粹主義,通過貿易保護措施,去實現美國利益最大化。所以他不會針對俄羅斯而把矛頭對著中國,因為窮措大並沒有油水可撈。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的歐洲國際,這就是經濟民族主義,是由1929年紐約股災之後,在30年代世界經濟大蕭條所引致的。經濟民族主義及強權崇拜的三個國家 : 德國日本和意大利,都以擴大生存空間的理由來實行他們的侵略,先向弱小國家或肥羊埋手,日本率先大談中國威脅論。當時英國外相張伯倫,對1932年的國際形勢分析得很確切,現在竟也一模一樣。他說:由於某種原因,某種難以確切指出的東西,世界近兩年正在倒退。各國相互之間非但沒有更加接近,非但沒有增進友好的程度,非但沒有在向穩定的和平邁進,反而還採取了危及世界和平的猜疑,恐懼和威脅的態度。


要是特朗普不惜掀起對中國的貿易戰,或者其他很大棋盤的地緣政治相鬥,從而觸發比08年規模更大的世界金融危機,世界經濟蕭條是極有可能出現的。那麼二次大戰前的歷史就會重寫一遍。會這樣嗎?人類的理性,正在從中華文化找答案。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