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7-01-25


特朗普上班第二天簽署行政命令退出tpp,即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我們只看到一點:在民主社會赫然現身一位皇帝的作派,戰後美國白宮首次見到的。顯然這tpp並不必要風風火火急於退出。無非是向奧巴馬打臉,全球化將從此畫上不同形式的句號。這絕對不是一個政治領袖的風格,那麼迫不及待要一腳踢散前朝兩大決策,更像發展商要圈地拿地立竿見影。民粹主義是不理秩序的就是要打破秩序,我是大帝我怕誰。


Tpp冇得留低就是要展示手瓜的權力姿態,還多於為美國人趕急製造就業機會。不是不可退出,意思可以留中不發,暫時掛著,讓支持者去不斷訴說這什麼p會傾倒美國大米,任由日本新加坡繼續對自己左右奉承,好讓美國佬隨意放些歡心屁,使得鐵桿兄弟臭味相投都覺著有營養。如此這般的話,tpp就會成為新總統手上一個可有可無的臭棒,用以保持自己政治空間的靈活迴旋。化腐朽為神奇就是這樣的。


但特朗普不要這些,繼續心高氣傲充斥晨光第一線,兩天的簽署令是那樣張揚,筆鋒是那樣起稜起角,就是在全美一叮舞台所見的評判樣貌那種肢體誇張。


Tpp躊躇滿志到難產,卻從側面說明中國的實力。美國本來也是中途加入國家,在2005年最先由新西蘭新加坡馬來西亞智利搞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美國奧巴馬和日本如獲至寶,視為重返亞太戰略平衡的一個有力牽制中國經濟武器,將來重新制定由他們主導的國際貿易秩序,中國不被認為是市場經濟國家,以專利制定和保護知識產權等等規條,很歧視性地排斥中國。


Tpp就是以佔全球gdp 40%,在這個龐大市場之內自有一套體制,在貿易運作過程為中國設障礙,去抗衡中國的經濟崛起,並且大挖中國與東盟自由貿易一體的牆腳。


但特朗普絕不是向中國送禮。他的焦躁以逞其能,正是新媒體時代急於看反應的心理群象,面書推特去突出自我感覺良好的選擇。他就是那麼迫切地向美國選民展示手段,新政府忙於找尋實際利益,沒有好工的不愁轉工,廠家們會陸續回來了。


日本對tpp的難產如喪考妣,安倍政府是憂慮政治上的缺失大於經濟層面。就是亞太再平衡的進展過程,用以牽制中國貿易的搭檔的一個新秩序,已經前路不通。日本一直想掛靠美國推行的新秩序以孤立中國,不斷對中國使壞,派錢外交拉攏菲律賓大馬印尼緬甸,貶損和打擊中國一帶一路,重新撩起南海仲裁結果,要將南海變成煽滿陰風鬼火之海。tpp的難產之餘還有後續,就是日本還要面對美國的貿易大棒,首當其衝當然是中國。


很明顯貿易戰只是一個說法,比較準確是美國的孤立主義走向,重現在二次世界大戰前的經濟民族主義,通過逐對捉的談判手法去實施貿易保護。這一方面是全球化的反動,實際也是資本主義世界到了全面重整的一個年代,話題絕不容易用一篇文章能夠概括,就先從tpp難產所出現的世界格局分析幾條。


其一,美國將來的貿易保護主義,他要強硬推行的話,招致最大損失還是美國一方。負面的反應,是世界多數國家將會加以抵制。全球化是美國去煞車,這部車約佔全球gdp的20%到四分一,其他佔四分三到五分四的全球gdp的行車進度是不會停下來的。因為大多數國家都享受著自由貿易之下的全球化利益,中國亞太東盟歐洲及葡語的非洲南美國家,都在不同程度的自由貿易一體,並朝這目標前進。


其二,如果出現世界有不同的貿易壁壘,去打成一場場的貿易戰,世界必定衰退到蕭條。中國人只能挺身捱過去,只好讓經濟走得慢一些。但本身內部市場夠龐大,七億人口的農村空間有著消費和生產迴旋餘地,消化一些經濟壓力,貿易戰是局部的製造出口受到較大打擊,也是在經濟的調整過程,去實現內部需求消費服務攀升上較高的gdp比率在五成以上。


其三,美國債券將會備受繼續減持的壓力。美國整體國力尤其軍力霸權要靠發債支撐,要打貿易戰的話,拋美債是必然的,美國會從此加快衰落。中國在最近的外匯儲備降至三萬億美元,去年減持的美國債券是歷年最多。筆者提過三萬億不應該被視為保人民幣匯率的長城,在2011年的時候,中國的外匯儲備就在二萬到三萬億之間,你美國都惡到發瘋了,既然又少做些貿易,你的美國債劵就等拋售吧。日本會成為第一大債權國,他也在賣美債。其他沙特阿拉伯和德國等等,都有這般見識。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