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7年01月22

2016-02-18

教育局中文課程諮詢2月15日完結,其中提及的「學生在掌握繁體字後,亦應具備認讀簡化字的能力」,惹起爭議,曾鈺成等政界重量級人士提出批評,亦有人將事件描繪成政府當局要將香港「內地化」的「政治手段」。香港社會的過度政治化由此可見一斑,繁簡之爭可能在香港社會引起多大的風波尚待觀察,但無端提出這一話題的教育局,則有必要提高政治敏感。


爭拗的源頭是教育局去年12月發表了《更新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諮詢文件,諮詢期截至本月15日,文件中提及,香港要培養善用「兩文三語」的人才,要注意學生運用規範書面語能力,在掌握繁體字之後,也應該能認讀簡體字,由此加強與內地、海外的溝通。


這項建議推出後引起爭議,先是在教育界,隨後在社會上和網絡上引起較大的反響,許多教育界人士不認同要急於在香港中小學教育推行簡體字,政界人士中也有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等人也持不同意見,認為「繁變簡」可能會導致「簡變煩」,會為特區的教育界添煩添亂。而政界中的反對派,尤其是所謂的「本土派」,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議題,把議題引導往特區政府有意識地在香港進行「內地化」的方向炒作。


對於事件引起的風波,教育局主動作出澄清,指出諮詢文件中的相關內容本身無問題,反駁指政府想推行簡體字的說法只屬謠傳。讓高中生具認讀簡體字能力合乎學生終身學習利益,沒政治意圖。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則在社交網站反駁批評,措辭強硬,指有團體「一次又一次歪曲事實,借題發揮,製造話題」,引起社會紛爭和混亂。


繁體字與簡體字都是中文,簡體字並非像一些人所說的那樣,只是在新中國成立之後才有的,而是與繁體字共存了幾千年,在傳承中華文化,凝聚民族力量方面,都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1949年之後,內地推行簡體字,台灣和香港主要使用繁體字。近幾年,兩岸三地都出現一些建議,希望能促進兩岸三地的民眾,同時認識繁體字和簡體字,以加強溝通,促進民族凝聚力。比如,2009年,馬英九提出了「識正書簡」的主張,而內地也有人提出「識繁用簡」的主張,都是希望在不改變現況的情況下,鼓勵兩岸民眾同時認識繁簡體字。


香港教育局的諮詢文件,原意應與馬英九的說法類似,不外乎是「書繁識簡」之類的提法,似乎也沒有要強行在中學教育中要求學生學習簡體字的打算,然而教育局的一句話卻能掀起一場風波,足見香港社會對這一議題具有高度的敏感,教育局不經意地觸動了社會敏感的神經。


不論是「識正書簡」還是「書繁識簡」,本來是一個兩岸三地都關心的話題,如能理性平和地討論,應對社會有益無害。但是,在香港目前的社會處境之下,社會過於政治化,許多過去認為是普通平常的話題,如今都可能成為引燃社會的導火線,涉及兩地關係、身份認同的話題尤甚。「書繁識簡」並不是甚麼急切的社會政策議題,教育局突然在諮詢文件中提及此事,不知是另有深意,還是缺乏應有的政治敏感?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