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7年01月19

2017-01-06


反對派要求政府事無大小皆有必要諮詢,美其名是增加透明度,防止黑箱作業,實際意義是讓他們有機會提出反對,施展渾身解數飾演攔路犬的角色。至於反對的理由是甚麼?完全不重要,總之反了再說,攔路期間必定有辦法想出一句半句得體的砌詞。


假如政府要辦的事情毋須諮詢,或者索性藝高人膽大繞過拉布成風的立法會,反對派的另一道板斧是司法覆核,英文簡稱JR(Judicial Review)。那就是說,要求諮詢與司法覆核乃反對派的「孖寶兄弟撒手鐧」,管你煩不勝煩,他們樂此不疲。最新事例是西九文化區打算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讓無價瑰寶在香港長期展覽,反對派再次彷彿深閨怨婦那樣跺腳捶胸,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


一哭者,反對派不滿西九故宮館沒有諮詢;二鬧者,有人又提出司法覆核,指控主理其事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違反《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19條;三上吊者,不排除將整個計劃推倒。

順帶一提,JR在反對派眼中是自己才有資格使用的獨門秘技,別人碰也不准碰。他們提出司法覆核的時候,理所當然是「彰顯公義」,一旦尋求JR的是律政司,馬上變成「破壞公義」,邏輯之混亂令人摸不着頭腦。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於周五舉行特別會議,討論故宮館事宜,工聯會陸頌雄說得妙,他形容反對的人是「黃衞兵」,逢中必反,一見到有中國文化元素就上綱上線,就如文革時期的紅衞兵,「紅衞兵對於摧毀我哋中華文化,其實我哋都有個好慘痛經驗,我哋要記住」。陸頌雄又說,若因為一些枝節而把中國文化,甚至全人類的文化遺產拒諸門外,置整體香港人的意願不顧,他感到可悲,所以慨嘆之曰:「東宮西宮,不要故宮,方可逼宮,香港冇陰功。」根據陸頌雄的看法,「中央出雞,馬會出豉油,香港政府出個碟」,看不到有很大爭議性。


馬會出的豉油,現在估計是35億元,假如任由反對派死纏爛打的話,歲月蹉跎之下,豉油隨時漲價,70億也未必能夠埋單。過往的慘痛不勝枚舉,就說好事多磨的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吧,2010年東涌一名文盲老婦取得法律援助提出司法覆核,挑戰大橋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2011年,法院判決環境保護署署長敗訴,撤銷對工程批出的環境許可證,工程被迫延遲動工。同年,上訴庭判決環保署上訴得直,政府表示由於司法覆核及上訴期間的工程價格上升,又要改變施工方法以趕上原定完工日期,工程費用增加約65億元。


時間浪費了,工程超支了,最荒謬的是東涌老婦接受訪問之時透露,本來無意打官司,是其他人叫她這樣做,她說不知道會牽連到那麼多人失掉工作,心裏感到很不安樂。究竟是誰教唆文盲婆婆利用司法覆核拖延港珠澳大橋香港段的進度?以大狀為體幹的公民黨是也。


香港發展步伐受到反對派一拖再拖,西九如果建不成故宮館,或者蹉跎十年八載,競爭力勢必再次受損,亞洲四小龍之一的美譽,俱往矣!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