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7年01月24

2017-01-10


誰使用暴力,誰該受譴責,這本來是十分顯淺的道理,因此當立法會議員羅冠聰一邊聲稱遇襲,一邊譴責暴力,我們深表認同,擁有正常道德感的男女老幼也沒有反對的理由。然而問題在於,打從二○一四年的非法佔中開始,經過兩年多以來的連串暴力事件,是否應該譴責暴力變得言人人殊,怪只怪巧言令色的反對派非常擅長於偷換概念,當他們使用暴力的時候,譴責反而有可能是錯的。


最令人感到是非混淆的例子,莫過於去年年初的旺角騷亂,明明是喪心病狂的暴徒不斷扔磚頭,並且惡形惡相襲擊警察,當社會輿論紛紛譴責暴力的時候,自稱文明理性的所謂民主鬥士急急跳出來護短,說甚麼「官逼民反」,如果沒有食環署不近人情在大年初一驅趕小販,就不會激發民憤云云。這些魔鬼辯護士索性倒戈一擊,譴責那些譴責暴力的正常人,要求他們不要左一句暴徒右一句暴徒,必須深切反省的是執法之時濫用武力的警務人員。在狡辯專家的說辭之中,獨沽一味譴責暴力無補於事,因為一切都是政府惹的禍,扔磚頭的人不是壞蛋,他們是激於義憤而抵抗高牆的雞蛋,幾乎要奉之為義士或者英雄。


這樣的邏輯不是太荒謬了嗎?打人就是打人,襲警就是襲警,暴力行為甚至傷及不少無辜的記者,反對派竟然有本事把旺角騷亂說成大義凜然似的,人類的道德感一下子變得和稀泥,是非曲直完全可以搓圓撳扁。於是乎,譴責暴力不是那麼理所當然了。


如今的情況不同於旺角騷亂,三名鼓吹自決的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朱凱迪和姚松炎,夥同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往台灣參加「時代力量」舉辦的座談會,有人認為是「港獨」勾結「台獨」,誓要將漢奸賣國賊當作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並且坐言起行,真的動手動腳,羅冠聰等人被打到眼鏡飛脫,一度滾落樓梯。若然將此事視作個別案例加以判斷,沒錯,施襲者都是暴徒,反對派譴責暴力絕對正確。


卻可惜,其身不正,何以正人?若然將此事視作一連串暴力事件的延續,那麼施襲者大可以說「獨逼民反」,一切都是分離主義者惹的禍,如果沒有港獨分子欺人太甚,就不會激發民憤,不要左一句暴徒右一句暴徒,必須深切反省的是濫用言論自由的民族敗類。向港獨分子動手動腳的人是壞蛋嗎?套用反對派的邏輯,他們是義士或者英雄。


若然反對派堅持譴責暴力,不打緊,此乃人之常情,不過擁有正常道德感的男女老幼大概要提出一項條件,煩請所謂民主鬥士們一視同仁,譴責一切包括旺角騷亂在內的暴力行為,切勿繼續採用嚴人寬己的雙重標準。羅冠聰說得對,暴力襲擊已超越文明社會能容忍的底線,所以文明的香港無法接受壞蛋偽裝成雞蛋的野蠻劣行。


談到雙重標準,反對派另一看家本領是司法覆核;他們申請司法覆核的時候,那是伸張公義,政府提出司法覆核的時候,那是旁門左道,說得通嗎?如果反對派不是粗暴地亂搬龍門,文明的香港可以更加文明。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