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7年01月23

2015-09-01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大戰略,香港特區政府兩大高官梁振英和曾俊華即刻爭相接波。

本來「一帶一路」確實由中央有關部門先向曾俊華交代,因為曾俊華是「一帶一路」的「對口單位人」。身為財政司,掌控香港數萬億外匯儲備,以及工商界人事網絡,自然是「財爺」的份內資格。

本來沒有甚麼好搶,但無奈香港的政治制度缺乏普選,特首與財政司司長,又不同屬一個執政黨,缺乏凝聚力。正如英文成語所言:The Writing Is On The Wall,香港特區政府目前的處境自然比較尷尬。

但即使兩龍爭珠,「一帶一路」的開展落實,比十八年來董建華時代描繪的「高科技港」、「中醫中藥港」之類更為博大虛無。當年董伯說要經濟轉型,香港研發IT,雖然知易行難,但到底以香港本地著眼,只是當年董建華不知道應該如何做---香港的地產商賺快錢太容易,要他們投放高科技的研發基本,培養人才,帶動香港年輕人意識轉型,個個「耍手擰頭」,董建華又無法推動於分毫。

「高科技港」的失敗,尚雖敗猶榮。「一帶一路」卻是中國面向全球的大戰略,其視野比「高科技港」更高遠何止百倍?「一帶一路」」指的是蒙古中亞細亞的舊沙漠絲綢之路,以及東南亞印度洋鄭和下西洋的海路。中國準備水陸兩路,雙龍出海,在全球尋找生存立足點。因為今日中國國土資源,幾以虛耗淨盡,要求生存,只能向外拓展擴張。

如此張騫通西域、鄭和下西洋的史詩級大行動,香港如何參與?正如十九世紀英帝國主義向非洲和亞洲擴充掠奪,小小的百慕達在加勒比海,又如何搭上沙漠梟雄勞倫斯的順風車?「一帶一動」對香港的工商界,有何短期直接的得益?香港的年輕人要跟隨「一帶一路」離開香港,走向國際,確實是一個理想的考慮,但沒有工商界的資本帶領他們,則香港的年輕人又如何對烏茲別克和吉爾吉斯,以及坐海船去印尼和斯里蘭卡?

「一帶一路」香港如何參與?香港的資本隨著這兩條水陸地帶,又能去投資甚麼?人力資源如何解決?香港的年輕人,叫他們去本地的地盤工作也不肯,父母寵壞,讓下一代參與「一帶一路」漫無邊際,香港的怪獸家長又豈會放人?

凡此種種,抽象遠大,空泛飄渺,如果我是香港的特首,嘴巴上可以應酬,實際上絕對不敢接這個波。但沒有辦法,兩人都知道「一帶一路」是一條政治試題,考核下任特首候選人的忠誠、應變能力、想像力。正如「中國夢」成為國教試題,絕不是考學生的中文程度或邏輯分析力,而是考一個學生如何天馬行空,借中國夢而表達愛國熱誠的政治表忠力。明白這一點就知道為何中央有關方面先見曾俊華,提出「一帶一路」。目的不是「一帶一路」,而是「一七一位」-----二○一七年的一個座位,對底由梁振英連任,還是吳康民口中更理想的曾俊華?


**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