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6-02-23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朱家健/



年初一凌晨的旺角暴亂,國家外交部已定斷為由本土激進分離組織所策動,就新聞片段可見,大部分參與暴動的暴徒均帶上口罩圖掩飾身份,與曾以「V煞」打扮犯下多宗刑事案件的激進滋事者刻意掩飾身份類同。從暴徒向警員肆無忌憚地投擲玻璃瓶和磚頭的行兇手法,可以看出暴徒已失去理智,並對特區政府和警員存敵意,暴亂一役揭示,暴徒欲把香港局部地方捲入暴力衝突,複製「佔領」陷入無政府狀態。


各界均公開譴責暴亂,明言抗拒暴力,並支持警方嚴正執法。遺憾地,仍有部分政客選擇護短,行徑如掩耳盜鈴,或擾亂視聽,胡扯暴亂與政府施政有關,這是在為暴徒製造開脫的理由,這種胡亂美化違法暴力的荒謬邏輯,無助重塑法治秩序,相反,是在向肇事者發出一個錯誤的訊息,他們誤以為他們的胡作非為是有「辯護基礎」,是「行義」或值得同情,這種扭曲的價值觀,只會令滋事者一步一步的踏向不歸路,暴力升級,變本加厲。


法庭對部分參與「佔領」者的裁決更令人詫異,主流聲音也認為個別法官若判刑過輕,會助長暴徒氣焰,令司法系統未能發揮阻嚇作用,長遠來說是法治的倒退。更離譜的是,策動的「佔中三子」及其他核心人物,竟至今仍未有被起訴,被形容為「司法褪色」,司法機關欠缺應有的威懾力,若肇事者未有被繩之於法,變相犯罪是零成本並鼓勵再犯,難免令大眾對法律失去信心。


政客若為爭取激進票源而幫旺角暴亂「講好說話」或拿其他事件作對比,是顛倒黑白,也未能做到是其是、非其非,甚至會對他們的見解產生質疑,這批政治投機者的潛台詞是支持暴力,與前台唱戲的襲警暴徒可謂是同樣貨色。


暴徒的胡作非為已僭越了法律的容忍程度,他們更儲心積黑地把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當成是洩底和攻擊對象,不值得同情。若政客不果斷與暴徒劃清對象,甚至乎是有政治目的地,以法律服務或其他模式向暴徒提供支援,令人意想到狼和狽的同夥合作關係。


旺角暴亂既然已發生了,不應美化、更不應「合理化」,或為旺角暴亂套上「小販政策」的「前因」,現時只有數十名暴徒被捕和被起訴「暴動」及/或「集結」罪名,仍有七百餘參與暴亂人士未被緝拿歸案,這對社會來說是一個計時炸彈,若這群漏網之魚未有反省思過,並在個別政客及傳媒的辯護下繼續為罪行自我陶醉,甚至自封為「勇士」、「戰士」、「烈士」,將是在鼓動暴力升級,最後受害的將是香港市民。


在非常關鍵時期,若「法治不設防」,司法成為無掩雞籠,法院為暴徒大開「赦罪」之門,「警察拉人、法庭放人」,是挫執法人員的士氣,並助長暴力歪風,暴徒將更囂張,令警方日後執法又遇上無形阻力。要真正做到法治,須實際運作,不能只空談,只有重塑法治理性和司法權威,香港才能與暴力絕緣,市民才得以安居樂業。



**轉載自《橙新聞》**


**文中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