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7年01月20

2016-03-15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向全國人大會議提交的政府工作報告,用了不少篇幅談反腐敗問題。他指出,腐敗現象的一個共同特徵就是權力尋租,要以權力瘦身為廉政強身,緊緊扎住制度圍欄,堅決打掉尋租空間,努力剷除腐敗土壤。


「權力尋租」這個詞語,香港讀者可能不大熟悉,但它在內地傳媒的出現率卻極高,意思是指政府官員或企業高層利用手中權力,避開各種監控、法規、審核,尋求自身經濟利益。政府官員掌握各種資源,擁有很大權力,如果缺乏有效的監督和管理,而他們本身道德意識和法律觀念又淡薄,就會以權謀私。


中共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出席全國兩會時向傳媒講了三個故事。第一個說,有老闆找廳長辦事,在紙條上寫了「給你三千萬幹不幹」,然後把紙條吞進肚裏;第二個說,某幹部生活奢靡,要老闆們湊錢買了一架飛機,每天從國外給自己空運牛奶;第三個是某市副市長已經查實貪污受賄6.44億元人民幤,比山西9個貧困縣一年的財政收入總和還要多。


這就是活生生的權力尋租個案。那位廳長用手中的審批權,換來最少三千萬元。而「某幹部」手中的權力換來的是帝王式享受。那位副市長尋租的收獲,足夠他和家人享用幾輩子。


王儒林所說的副市長,是山西省呂梁市副市長張中生。山西是煤炭大省,呂梁是山西的主要煤炭基地。煤炭資源配置,特別是資源整合、企業兼併重組,都由政府決定。這為官商勾結、利益輸送、非法獲利等腐敗行為提供了土壤。分管煤炭產業的張中生就利用手中的權力尋租,大搞官商勾結,最終淪為巨貪。


權力尋租現象在科研機構也很普遍,不少地方的科研經費已淪為政府官員尋租的資源。科技部門雖然不是強勢部門,但它有油水,全是真金白銀,一年預算動輒十多億元,給了以後,基本上不再過問。誰拿到項目誰就發財。但是科研經費要由科技部門審批,有關官員就利用手中的審批權換取利益。廣東省科技廳就發生過領導層集體尋租、集體垮台的醜聞。


教育界也是權力尋租的重災區。中紀委巡視組上月公布反饋報告,指出在高校設置審批、自主招生、MBA教育等重點領域,權力尋租問題突出,一些領導幹部利用職權插手學校工程建設,侵佔科研經費、生活腐化等問題依然存在。


除教育行政部門外,各高等院校也不遑多讓。近年不少大學力爭自主招生,這是因為招生權可以換取不少好處,招收各級領導人的親屬,可以為學校換取科研項目和經費;招收企業老闆的子女,則可以換來贊助費等等。這些收入不少落入校內各級負責人的腰包。例如,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處長蔡榮生利用自主招生涉嫌受賄數億元,其實社會上早有「100萬入人大」的傳聞。


科研經費本是促進國家科技事業發展的動力,自主招生則是一項惠及大學的選拔人才政策,卻雙雙淪為權力尋租的工具,實在觸目驚心。有必要指出,科技和教育部門的權力尋租,比經濟部門的權力尋租危害更大。因為後者只影響國家的現在,前者則扼殺國家的未來。 


對於越演越烈的權力尋租,當局採取兩項對策。一是加強監管,按李克強的說法,就是加強行政監察,發揮審計監督作用,對公共資金、公共資源、國有資產嚴加監管。始終保持反腐高壓態勢,對腐敗分子零容忍、嚴查處。


另一對策是下放或取消審批權,半年來,當局已取消200多項行政審批權。對於權力尋租者來說,這無疑是釜底抽薪,等同要了他們的命。他們必定千方百計抵制。李克強也承認,觸及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


中共在延安時期就採納了黨外人士李鼎銘先生的建議,推行精兵簡政。1949年建政後,當局更多次進行全國性的精簡機構行動,結果卻是機構越來越臃腫,冗員越來越多。此次行政改革能否避免走老路,對北京領導層來說,絕對是嚴峻的挑戰。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