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6-12-21


「一帶一路」戰略的歷史基礎是絲綢之路。那個時候沒有國際貨幣、貿易的交換手段依靠絲綢、羅馬帝國及波斯帝國的金幣,和中亞依靠葱領周邊的礦鑄就的金幣、銅幣(如栗特各國和貴霜王朝的貨幣)。漢朝王室擁有龐大的黃金儲存,應該是來自絲綢之路的貿易所得。最近內地南昌海昏侯墓出土龐大數量的馬蹄金等,正可旁證絲綢之路帶給漢朝巨量黃金。羅馬當時的論述也抱怨該帝國在各地搜括回來的黃金都用作向中國經波斯購買絲綢。早期絲綢之路的貿易量還是有限,在明清時期,中國的絲綢、瓷器、茶葉的貿易以天量擴張。交易所用的貨幣是日本石見銀山發現的銀礦產品,和西班牙帝國在墨西哥、秘魯、玻利維亞開採的白銀。全球的白銀跨越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合流到中國買中國的絲綢、瓷器、茶葉。中國自宋代海貿大盛以來到明代更全面進入白銀經濟。由唐至明清,中國經濟的鼎盛舉世無雙,由此直至二十世紀初中都是外貿順差。


問題是,白銀作國際貨幣和中國國內貨幣,中國政府卻沒法控制供應。日本與秘魯、玻利維亞銀礦資源耗盡,再不能隨經濟擴張而增加,便等於全球貨幣供應停滯,引發金融危機、貿易受衝擊,也連帶使絲綢之路的兩大國出現財政危機。明王朝與西班牙帝國差不多同時崩潰。清朝墨西哥白銀生產有五十年的大爆發,對推動清朝康乾盛世有幫助。可是五十年後白銀生產大減,也間接導致清朝由盛而衰。同時使本來比美國更為強大的墨西哥走上下坡路。墨西哥的銀洋一直用至民國時代,不少的是在中國內地改革開放才拿出來熔掉,可見白銀作為國際貨幣與中國貨幣,滲透入中國經濟的深層。


今次新的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時中國用的是美元,但已控制著只當是國際貨幣,不是本國貨幣,貨幣發行權操於中國,國外帶來的金融風險便可摒棄於國外。


但是,美元的發行權在美國,不在中國。於是,一段時期美國貨幣氾濫全球,有利中國對外貿易的擴張。雖說把美元阻於國門之外,人民幣滙率與美元掛釣,外貿順差積累來的儲備也以美元存在於美國。中國變成對美國的依賴。


今年開始,美國開始收緊美元供應,候任總統特朗普宣稱上任一百天便會要求美國企業把資金調回美國,也加強貿易保護主義。由此會使國際上的流通美元減少,效果近於歷史上的白銀短缺。


歷史經驗來看,這會帶來對絲綢之路貿易,也即是國際貿易的衝擊,也必然衝擊中國,可以引發金融危機、經濟危機和政治危機。不過,中國已經把國內貨幣發行權控制在國內,金融體制也未完全開放。故此,中國有能力把金融衝擊阻於國門之外。在守之餘中國還有攻,便是人民幣的國際化。人民幣開始作為國際貨幣流通、結算。美元價高,美元供應減少,人民幣便可乘虛而入,佔據美元原來的地盤。人民幣若能進一步擴張國際化,中國便更能掌握「一帶一路」的貿易與發展,不會讓正逐步邊緣化於「一帶一路」市場的美國與美元進行破壞。今天中國更勝於歷史絲綢之路的發展。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