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7-01-26


從木柵捷運與台灣高鐵到「桃園捷運機場線」,三項島內的重大交通工程都有李登輝與陳水扁兩位總統的烙印,在兩位先後主導下,三大工程至少有兩個共同點:通車一延再延,預算一增再增。

 

木柵捷運與台灣高鐵通車已十年以上,通車前的折騰與蹧蹋的稅金,現已無人在意,更無人追究。看看眼前的「桃園捷運機場線」,千呼萬喚說是春節要通車了,但似與木柵捷運、台灣高鐵一脈相承,通車時間一拖再拖,看看年關已近,通還是不通,即將揭曉。不過通車後,問題恐怕不會比通車前少。

 

「桃園捷運機場線」似比絕大多數先進國家或地區連接國際機場與市中心的公共運輸「先進」,從桃園國際機場到台北市,只有一條線供機場旅客與延線居民「通用」,既照顧到機場旅客快速來往市中心的需求,又兼顧到延線居民日常的搭乘。因此,一條捷運線上分成直達與普通兩車種,有兩種收費、兩種速度,成效如何,靜待通車後。倒是車還沒通,民進黨內已為捷運延線街道的拼音「通用」不「通用」鬧開來。

 

民進黨四位立法委員劉建國、陳亭妃、管碧玲、鄭寶清1月12日聯名投書《自由時報》,聲援到教育部抗議的「反機場捷運只用中國漢語拼音聯盟」。

 

蔡政府的教育部官員表示,「捷運街道的拼音是給外國人看的,每一個學中文的外國人都學漢語拼音」、「重點是保證外國人能讀」、「這個決策與自決、意識形態都無關」。

 

管碧玲等反對這種說法,要求採用陳水扁時代的「通用」拼音。他們說:「基於通用拼音比漢語拼音更接近全球通用的英文,『西』用接近英文的si而非X,因此應採通用拼音。高雄捷運採通用拼音多年,外國人來高雄,暢行無阻。」

 

他們批評教育部官員採用「漢語」拼音的「邏輯」有問題,然而照他們的「邏輯」,因採「通用」拼音多年,故外國人來高雄「暢行無阻」,請問在北京、上海、香港等未採「通用」拼音的地方,外國人到那裡就「暢行有阻」了?

 

漢語拼音出現前,海內外華人注音多用ㄅㄆㄇㄈ符號,外國人則多用英國人威妥瑪建立的威妥瑪系統,以羅馬拼音拼寫國語(普通話)。「漢語拼音」是周恩來任總理時制定,1977年經聯合國採用為國際上拼寫中國地理名稱的系統。「通用拼音」是陳水扁台北市長任內找了位中研院的余伯泉研發的。

 

上個世紀英語名師吳炳鐘先生曾說,只要記住「曹雪芹」很快就會讀漢語拼音,因為多了這三個與英文字母讀音差異較大的拼音符號:C、X、Q(�澧hao雪Xue芹Qin)。

 

注音符號的ㄒ、ㄑ,「通用」拼音成了si(西)、ci。另外ㄅㄆ(p)、ㄉㄊ(t)、ㄍㄎ(k)、ㄓㄗㄘㄔ(ts)等威妥碼用同樣字母拼的音, 「通用」與「漢語」拼音都區分開了,不過「通用」把「漢語」拼音中zh(注音ㄓ)的z改成j,成了jh。不管「通用」還是「漢語」,都看到威妥碼系統ㄅㄆ等音的混淆而思劃分清楚。只是「通用」比「漢語」拼音晚出二、三十年,「通用」有沒有參照「漢語」拼音?誰能替余伯泉回答?

 

教育部官員說採漢語拼音的決策與自決、意識形態無關,其實當年陳水扁要創「通用」拼音與管碧玲等今天反對「漢語」拼音一樣,當然與自決、意識形態有關,都是要在一切領域去中國化。他們反對「漢語」拼音,只因「漢語」是「中國」的。他們或不知道,注音符號是在中華民國成立後通令使用,目的在方便學子學習漢字的讀音,當時還沒考慮到外國人看得懂與不懂。中共政權成立後制訂的漢語拼音,用26個英文字母取代注音符號,除方便學子學習也注意到外國人的需求,同時把外國人習用的威妥碼系統中混淆的幾個音分清,恐怕還真的與意識形態無關。

 

其實要搞台獨、要去中國化,管碧玲等就當釜底抽薪,找位他們的余伯泉,另創一種文字取代漢文,同時再發明一種語言取代國語及閩南話,那樣自然而然就會有新的拼音產生,「通用」全球!現在針對「通用」、「漢語」拼音作文章,就他們的「建國大業」而言是本末倒置了。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