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7-01-26

《明報》:政府監管不力院舍醜聞不絕

位於旺角的私營殘疾院舍港安康復中心,發生精神病人遭欺凌性騷擾事件,員工不僅沒有制止,反而涉嫌推波助瀾,一邊慫恿男院友在女院友面前脫下褲子,一邊拍攝「真人騷」,將短片轉發傳閱。


《星島日報》:狂人築「長城」 國際樹敵多

美國總統特朗普履行競選承諾,簽署行政命令,要在與墨西哥接壤邊境築建反偷渡圍牆,下星期與墨西哥總統湼托的會晤,氣氛恐怕難以好到哪裏去。特朗普的支持者主要來自中產及基層白人藍領,他們不滿職位流失及不能夠分享經濟增長成果。特朗普把這個現象歸咎於兩個外因:其一是美國與其他國家建立的貿易關係對美國不公平,導致大量美國工廠外移,以前中西部的「鐵帶」製造業基地變成「鏽帶」;其二是大量非法移民入境搶飯碗。

               

《東方日報 》:何為邪鬼何為神 兵賊如何兩不分

在孩子的世界裏,黑與白、兵與賊完全對立,不會混淆,然而現實世界複雜得多,白可以是黑,黑也可以是白;兵可以是賊,賊也可以是兵。前幾年熱賣的電影《黑白道》中,張家輝飾演的警察做臥底,表面上是賊,實際上是兵,而當他完成任務重回警隊,卻發現自己泥足深陷,表面上是兵,實際上是賊,其實這不止是一部影片那麼簡單,而是香港警隊的真實寫照。


《蘋果日報》:倚賴中聯辦上位將自陷死胡同

也許是政府換屆在即,不管將落任的政府還是角逐下屆特首的候選人都提出了不少結構性、長遠難題,希望社會聚焦討論,以找尋解決辦法,讓香港長遠發展走得更順暢。梁振英在末代施政報告特別提出土地不足及開發問題,建議社會討論發展部份郊野公園用地作興建公屋之用。角逐特首的林鄭月娥則在一些交流會上直指政府財政政策太保守,有必要改變讓政府在推動服務改善上有更多經常性資源可用。胡國興法官則認為下屆政府首要是重啟政改,打破政治僵局。此外還有人建議增加投資醫療服務、引入公民退休保障……等,這些重大課題的確需要深思,的確需要社會積極討論以作出合乎各方期望的決定,特別是經過梁振英四年半亂局,把社會的注意力、精力及時間浪費在鬥爭、內訌上,我們的城市更有必要認真審視目前的處境及未來的方向。


《香港經濟日報》:中資高價搶地 地產生態大變

九龍啟德再有地皮為中資高價奪得。中資近年加入本港地產市場,出價極進取,每錄天價,本港大地產商若因補充土儲而加入高價搶地,除高地價或成常態外,樓價亦可能再被推高。


《信報財經新聞》:言出必行眼前攞彩 踐踏自由禍在將來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市場憧憬他落實減稅、增加基建投資等刺激經濟主張,美股、美滙、債息勁升,由這三大元素組成的所謂Trump Trades,成為投資市場最「擁擠」(crowded)的交易。


《文匯報》:高院駁斥「暴政論」 還香港法治與和諧

高等法院昨駁回2014年試圖用竹竿撬開立法會玻璃門的搞事者之上訴,維持原先裁定的「非法集結罪」。法官判詞更指出,如果搞事者能夠以所謂「暴政論」作為其衝擊立法會的理由,香港將陷入無政府狀態。法官判詞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反對派煽動「暴政論」的實質和危害,更體現出法庭依法辦事,努力維護法律的權威和社會的正常秩序。香港作為一個法治社會,市民即使對政府施政有意見,也必須以合法的方式提出,絕不能作出暴力衝擊等違法行為。否則,香港社會秩序將受到衝擊,繁榮穩定局面也沒法保障。如果個別搞事者一意孤行,作出違法之舉,必將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


《大公報》:開放思想徹底根治樓荒頑疾

市區住宅用地「爭崩頭」,繼黃竹坑港鐵站首期發展項目接獲破紀錄的三十九份意向書之後,啟德發展區一幅住宅地皮昨日亦以近五十五億三千萬元高價成交,買家為在該區已連奪兩地的中資海航集團,令人憂心地產發展商掀起搶地之風,可能引發本港樓價另一輪升浪。


《香港商報》:妥善控風險昂揚迎挑戰

時光如梭,季節變換。猴年即將完結,雞年快要來臨。回顧過去一年,環球金融市場確如猴子一樣,上下起伏不小,甚而屢現「黑天鵝」事件,投資難度殊不簡單;於此顛簸背景下,金管局昨公布全年成績單,外匯基金依然錄得610億元的投資收入,不但做到保本有餘,更成功扭虧為盈,表現無疑值得肯定。可是,展望來年,外圍局勢仍不樂觀,市場充斥着不明朗及不確定因素。正如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所指,面對持續複雜艱難的投資環境,當局會以「穩中求進」的原則,希望能減低短期市場波動帶來的衝擊,和在中長期能提高外匯基金的回報。的確,進入新的一年,我們誠應像金雞般昂揚迎接挑戰,惟與此同時,亦宜妥善管控好風險,不要淪為無頭雞沒腦亂撞。


《成報》:預繳消費危機重重 糖果優惠避之則吉

預繳式消費往往以特高優惠吸引,雖然其中存有風險,就像百貨公司大減價,湊熱鬧搶了一大堆好像很廉宜的貨品回家,結果真的會用到的不是那麼多,得的最多可能是購物時的滿足感,消費者在購買健身課程或美容療程時,除了優惠吸引,更有些情況是經不起服務提供者的游說,在頭腦不清不楚下簽下長年約誓,在獨個兒靜下來,又或與親友交流後,才發現原來為自己設下了「不可能的任務」。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