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5-11-30


中共中央政治局上週審議通過《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要求到2020年實現5000萬貧困人口脫貧,另外把2000萬喪失勞動能力的人口納入農村低保制度覆蓋範圍。文件規定,各級黨委和政府,特別是貧困地區的黨委和政府,要逐級立下軍令狀,確保中央的脫貧攻堅政策盡快落實。此舉顯示北京當局對扶貧工作長期成效不彰的狀況已很不耐煩,決心限期解決。


中國的「扶貧工程」於1986年正式啟動,當時確定了331個國家重點扶持貧困縣,後來經過三次調整,至2014年,全國有重點扶持貧困縣882個。就是說,扶貧28年,貧困縣的數目反而增加兩倍多。


扶貧工程究竟出了甚麼問題?為甚麼貧困縣會不減反增?其中一個原因是,有關縣當局不願意放棄「重點扶貧縣」的頭銜,更離奇的是,他們竟把責任推給老百姓:「群眾不願意退,我們也不敢退。」其實,這只是擋箭牌。當官的不願意才是要害。


這似乎不可思議,作為一縣之首,自己管治的地方老戴着「貧困縣」的帽子,光彩嗎?為何還要這樣做?其實並不奇怪,因為貧困縣的書記縣長不必為上繳稅款傷腦筋,也無須與其他縣市比拼GDP。更重要的是,每年都可以獲得上級下撥的大筆扶貧費,而這些筆錢可以派上很多用場。


近年,內地傳媒不時揭露貧困縣大興土木建造豪華辦公樓的劣行。例如,新華社曾揭露,安徽省望江縣佔用120畝耕地興建超豪華政府辦公大樓,建築面積逾43000平方米,而且裝修豪華。該縣是安徽省的貧窮縣,2009年財政淨結餘僅21萬元。


黑龍江省海倫市也是一個貧困縣級市,但2012年底完工的縣委縣政府辦公樓極有氣派,主樓連地下室共十四層,兩翼各有一棟五層高的配樓,另有一個可停三百多輛車的地下停車場,工程造價超過人民幣一億元。


更嚴重的是,在中央己三令五申不得興建豪華辦公樓的情況下,有人仍頂風作案。國家扶貧重點縣湖北省建始縣最近被揭發違規超標興建辦公樓,而且是各部門一齊建。如縣衞生局只有約40名員工,竟建造建築面積達9300平方米的豪華辦公樓,耗資2300萬元人民幣,比上級批覆的建築面積1800平方米,投資280萬元大幅超標。


值得注意的是,扶貧資金的管理使用過程中,一直存在虛報冒領、擠佔挪用、貪污侵吞和損失浪費等現象。即使在反腐敗行動方興未艾的今天,有人仍不願收手。廣西馬山縣早前就爆出「救濟有車階級」的怪事。國家審計署審計發現,該縣確定的扶貧對象中,有3119人不符合資格,其中有343人是公務員,有2454人購買了2645輛汽車。


扶貧資金是扶持貧困百姓的救命錢,將扶貧資金發給有錢人,就意味着大批急切需要救濟的貧窮人士被剝奪接受救濟的權利。這種行為明顯侵害當地百姓,特別是貧困百姓的切身利益。難怪審計結果公布後,輿論嘩然。


為了防範上述弊端,2014年,國務院扶貧辦改革扶貧資金管理機制,將審批權下放到縣政府,省、市政府則承擔監督職能。問題是,一些省市官員自身不正,根本起不到監督作用。

      

事實證明,官場腐敗是扶貧工作的最大障礙。因此,政治局會議責成各級黨委和政府建立責任制,追究扶貧資金違規使用問題;還要求紀檢監察機關從嚴懲處虛報冒領、截留私分、貪污挪用、揮霍浪費扶貧資金的人士。


中央的態度頗堅決,但不知會不會「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管怎麼說,貧困縣越「扶」越多的怪現象不能繼續存在了。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