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雜誌

2018-10-06

最近政圈流傳一個消息,特首林鄭月娥因為推動23條立法不力,不斷以「審時度勢」四個字來拖延;對「港獨」的打壓也近乎無所作為,已引起北京方面高度不滿,直接影響她的連任。

更火上加油的是「FCC(香港外國記者協會)播獨」事件中,林鄭的角色近乎消失,政府第一時間挺身回應事件的竟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期間更要勞動兩位前任特首兼國家領導人董建華與梁振英「赤膊上陣」,砲火猛烈抨擊FCC及港獨勢力,林鄭反而是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令人心寒,更令北京對林鄭的觀感跌至新低點。


文、圖:本刊記者


本屆特首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務,就是要在任內推動23條立法,防堵「港獨」勢力持續坐大,這是政圈公開的秘密。23條立法是香港政府的「憲制責任」,在基本法寫得明明白白,任何一任特首都繞不開這個政治議題。23條立法已延宕了15年,隨着「港獨」勢力愈來愈猖獗,北京方面對23條立法的急逼感愈來愈高,完全可以理解。


港獨跨大步  港府無反應

據接近中央消息人士對《堅雜誌》披露,北京已經將「FCC播獨」事件定性為「港獨」勢力發展的分水嶺,因為這場風波的焦點並不是陳浩天有多大影響力;也不是FCC刻意試探香港新聞自由的底線;更不是港府應否收回FCC的會址問題。據悉,中央已將事件定性為「港獨」由街邊柴娃娃喊喊口號,演變到走上西方勢力的大舞台,更引起了國際的聲援、關注。「民族黨」除了喊口號之外,更有十分具體的政治論述。這表明「港獨」勢力已經向前跨進了一大步。為此,北京極端重視要取締「民族黨」,連京官都紛紛開腔,除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發表譴責聲明,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更直指FCC「協助進行煽動分裂國家的違法行為」,情節非常嚴重。


但吊詭的是,港府非但沒有配合中央對事件作出強而有力的反應,反而是輕描淡寫、不痛不癢,令北京方面十分不滿。消息人士說,林鄭的態度擺明是:「你沒具體要求,我就以我的方法行事!」所以,當張曉明列出反對「港獨」的法律理據時,林鄭還非常不高興,認為北京從來沒有「直接」跟她講港獨勢力發展有多嚴重,張曉明一出聲就公告天下,「好唔俾面」。但事情的真相是,北京其實一直有講,只是林鄭「收唔到」,或者刻意「不想收到」。


特首是特區管治第一責任人

消息人士說,中央每次見林鄭時,當面講的第一句話就是:「特首是特區管治的第一責任人。」此話非常重要,潛台詞就是:「香港是你負責,難道要我教你?難道讓我親自動手?」就像法輪功問題,沒人提,政府就不表態。


道理其實好明顯,對「港獨」勢力的發展,北京絕不會坐視不理,在中央眼皮底下,FCC不單為「港獨」分子搭台,更明目張膽協助「煽獨」,如果現在不重錘出擊,外國勢力將得寸進尺,公然介入「撐獨」。北京高調還擊,鳴鼓攻之,既顯示打擊「港獨」的決心,也是向外國勢力鳴槍示警。


民生議題做擋箭牌  顧左右言他

消息人士強調,中央明白香港「民族黨」在反對派當中,幾乎沒有號召力與動員能力,只不過是靠「嘩眾取寵」來吸引眼球的一撮蝦兵蟹將,即使用《社團條例》最終將之取締,也不足以震懾其他「港獨」團體與政客,更不要說「懲罰」那些在幕後操縱的反華政治勢力。然而,如果因此讓社會形成《社團條例》已經足以遏制港獨、23條立法並非必要的「共識」,那麼反對派在這場「取締」行動中所獲得的利益,將遠遠高於國家和香港特區政府。


所以,為了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北京評估23條立法香港不能再等,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立法會夠票,又有「民族黨」實質性鼓吹港獨做案例,23條立法理所應當提到議事日程,但林鄭就是顧左右而言他,用民生議題逃避。例如那個「土地大辯論」,完全不知所謂,浪費時間之餘更不能取得即時效果,所以今年6月,北京當時把正在出訪歐洲的林鄭直接召到北京,會見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表面理由是商討大灣區發展,實質是領導人就特區政府如何面對港獨,曉以大義。


北京每次見林鄭都會說的第二句話就是:「按基本法,特首是執行《基本法》第一責任人。」此語潛台詞是:「反港獨也好,反法輪功也好,大學生港獨言論也好,理應由政府主動站出來以基本法理據向公眾表態。」林鄭似乎亦聽不明白,顯然沒有守好這關卡,亦沒有盡到管理與執行兩個第一責任人的任務及使命。而且在北京眼裹,前任特首梁振英已經為23條立法掃平障礙,既然所有「髒活累活」都已經有人出手為林鄭做好,她完全是坐享其成,那麽,取締「民族黨」,尤其是23條立法,此時不做更待何時?


劉小麗補選資格  林鄭態度曖昧

梁振英的積極與決心,對比林鄭的被動和逃避,北京都看在眼裹。消息人士說,中央對迫在眉睫的九龍西補選十分重視,這是一場被視為扭轉香港政治生態的選戰,各方估計,被DQ的劉小麗會再次參選企圖重返議會。劉小麗有十分明顯的港獨言論,但對劉小麗參選的態度與決定,林鄭一直不與有關方面溝通,這種曖昧不清的模糊態度,也令中央非常不滿。


林鄭希望連任下一屆特首之說,北京是知道的。有消息指,林鄭的算盤是打算在任期最後一年才推23條立法,這樣開了個頭,北京就會讓她連任並完成立法。也有一種說法是她想等自己民望高到自己滿意的程度才推23條。消息人士說,無論哪個是她的真實想法,林鄭以自己的榮辱為首,香港人利益、國家尊嚴為次,北京都是看在眼裹、記在心上。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